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gj828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赵国君,新新中国第一代不明生活物。 著名嘴力工作者、法律表演艺术家、精神撒娇病患者、文化登徒子、半个禽兽,随便说啦。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谁让审判充满悲剧?  

2009-12-08 10:4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让审判充满悲剧? - 赵国君 - zhgj828 的博客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之死的确是一个值得认真解读的历史事件。

在公民大会的制度里,500人之巨的法官群根本就不是一个审判组织,不过是一个以审判为名的治理工具。

在政治决策与民众情绪之间,审判没有标准的范式,甚至没有可以预期的结果。这种对民意的迁就是统治者的无序和不负责任。

直接民主与法治审判之间的关系之所以出现紧张是因为,民主不是那个民主,审判也不是那个审判。

上个世纪末,阿玛蒂亚·森曾经写过一篇《民主的价值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文章,作为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在回顾行将过去的二十世纪时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人类政治,在经过了漫长而复杂的发展之后,终于将民主作为普世价值也就是说,无论现今的国家有着怎样不同的称呼,无论地处何方,发展怎样,国家的价值体现与追求目标都是以民主称世的,没有谁愿做例外。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重大进步。

既然民主是个好东西,如何达至民主便成了古往今来思想家、政治家们孜孜以求的极致,这里面充满了分歧,论辩与斗争直到今天也没有断绝。

有人主张直接民主,就是人人有份的全民参与,如雅典的公民大会;有人主张“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主制、君主立宪制一度占了上风;有人主张代议制,共和政体俨然政治正确。可以说,在民主的制度设计上特色纷呈,这特色是历史、环境、国民性等诸多因素合力作用的结果,既然民主价值目标不变,在手段上就不必厚此薄彼,姑妄客观对待才好。

可惜的是,历史的发展并非书斋里的想象,在国家治理的路径选择上并不是这样静态的梯次发展。简单地说,人类历史的民主之战就是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的斗争。尤其是直接民主,夹杂着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直至纳粹法西斯、极权主义等诸多思潮与实验,不但蛊惑人心而且风靡者重,在历史上一次次发作、发威,不断冲撞、震荡着政治发展的进程,也考验着我们的智慧。

对应于代议制民主,雅典审判里的直接民主不过是一种前民主。

前民主时代里的法制在立法层面灵活多样,难以捉摸。因为,“公意”随时可以由投票制定出一套准则,也随时可以因为投票而否定一种权利。这里的立法比较“严肃正式”,也立来废去,好不热闹。

而司法审判呢,更是迷雾重重,缺乏预期,充满了不确定性。在所谓公共意志压倒一切的社会里,司法组织四面漏风,八面玲珑。司法审判的基本规范难以持守或得到遵从。能够遵从的是所谓民意,是民众的情绪。殊不知,在一个表面上少数服从多数的决策系统里,还是少数人决定着大多数,这是僭主政治的精髓,也是民粹主义的必然。古有“挟天子以令诸侯”,今有“以民意而驭天下”,道理相同而已。

柏拉图反对民主制,是因为它的“自由”与“宽容”,柏氏眼里的自由是随心所欲、无法无天,宽容就是蔑视原则,这种轻薄浮躁的无政府主义践踏了理想,损害了秩序。可悲的是,直接民主的诸多缺点在司法上的影响几乎一一应验。

法律的理性与程序意识在激情四射的大众民主那里被冲得七零八落,司法的本质属性让位于政治需要,摇摆于民众舆论,所谓审判不过是声讨、表演或表态。

所以,一方面是一心为民的司法,一方面是司法产品并不能为民众带来福祉,人们对司法的尊重建立不起来,司法成了工具,审判成了悲剧,苏格拉底的悲剧仍在拷问我们每一个人。

正所谓:民主,我所欲也,法治,亦我所欲也,两者若要得兼,治国者不亦深思乎?

  评论这张
 
阅读(18996)|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