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gj828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赵国君,新新中国第一代不明生活物。 著名嘴力工作者、法律表演艺术家、精神撒娇病患者、文化登徒子、半个禽兽,随便说啦。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与人为善的行政——写在《国家赔偿法》修改之际  

2009-12-08 10:1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人为善的行政——写在《国家赔偿法》修改之际 - 赵国君 - zhgj828 的博客

       功利主义哲学家边沁

  他的观念松动了国家赔偿的神经

 

 

张居正是一代名相,生前贵为太子师,看着小万历皇帝长大,威严如父,辅佐皇帝治理天下,也是权倾朝野的重臣。待后来失宠,开坟鞭尸,下场凄惨,是历史上有名的公案。

不仅如此,在整治了张居正后多年,万历皇帝突然想起某年月曾送礼物一份给他,不惜派人行奔千里追至张的老家索拿。

皇权专制年代不要说财物,即便是人命,都是皇帝“一言以生,一言以死”的掌上物。

即便后来的皇帝给张居正平了反,顶多也就是个恢复名誉,“国家赔偿”一说闻所未闻。

国家赔偿意味着国家承认犯错,对他人的侵害愿意承担责任。朕即天下,国王圣明天纵,永不犯错。何况,尽管治理国家的官职千奇百怪,各有所司,在人身属性与财产属性的角度看,他们不过是皇帝一家的雇佣兵与仆人,生命、财产皆皇帝家族的“挥霍”之列,任意取舍本不足怪。

在现代人看来,这样的处置太缺乏人道,充满凶险且不讲道理。但现代观念衍生以前,皇权专制的历史在各个国家之间存续时间较长,其中的血腥和蛮横足以警惕世间,并催生了后来的法治、民主观念,这方面的例子多说点还是有好处。

权利国家观是击碎国家无罪神话的利器,慢慢的,国王走下神坛,个人的权力不断彰显,并且得到十足捍卫,以至于社会契约论、民主法治观念大行其道。“朕即天下”的国家观念随着刀光剑影让位于主权在民,国王与个人在历史的演进中完成了戏剧性变身,如今是人民至上,天下为公,国家也是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个人组成,一切公共权力来自于个人权利,并且组成公共权力的政府与人民并不对立。国家、政府、个人,名称虽异,因为有主权在民的宏大观念在,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体三面,并无不同。

所以,爱因斯坦说:“国家是为人而建立,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

这样,现代政府行使国家职能就会有对错之责,国家赔偿也就顺理成章了,这是“庶民的胜利”,也是民主的胜利。

尽管艰难,文明的观念还是确立起来了。观念确立之后,赔偿再不是“敌我矛盾”,而是变成了“人民内部矛盾”,这时候,革命的激情退场,技术理性凸显,法律就大显其能了。

如今,我们比较中外,探讨修法,目的还是确立一个合理的制度可供操作,核心是落实国家赔偿的义务,达至社会公平。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在财政的意义上,国家赔偿并不是国家在赔偿,现代民主观念里有一个关键词叫“无产国家”,即是说国家本无产,国家的每一分钱都来自于公民的捐奉——税,为此,“无产国家”的背面就是“财政国家”,国家的一切开支,无论是自身耗费,还是社会福利,都来自于公民的税收,国家赔偿也是如此。

国家赔偿并不是一种恩赐,它的真相是,公权力对个人造成了伤害,这要在美国,公民都可以持枪了,我们这里因为赔偿还这样羞答答!

如若不说公民有持枪反抗的权利,那么赔偿应该是全面的、彻底,起码比照民事法律关系来进行是没错的。

具体损失全面补偿,精神损害也该照顾,甚至个案中要有惩罚性赔偿。

不仅如此,宪法上规定的一切权利:劳动权、平等权、言论自由权、选举权等等皆在赔偿范围,好像没有相反的理由不能这样做。

在财政上,所谓国家赔偿是一部分国家的雇佣兵因为错误或违法地实施了侵害另外一部分公民权利的行为,国家在全体纳税人的税款里拿出一部分,赔付受损害的群体。所谓“一部分人犯错,全体纳税人埋单”,这样一来,全体纳税人不能永远如此埋单,于是,赔偿法特别规定,在国家赔付之后,如果公职人员有重大过错或违法行为的,国家有权追偿。

这样一来,现代公务员再也不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职业了,它不但意味着行政有责,还可能因为国家追偿而破产!如此一来,难题就出现了,真的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

现代法律制度对此语焉不详。莫不是任公务员入职前自作评估,自生自灭吗?

不会。国家赔偿制度反映观念的进步,反映了行政执法上的与人为善。同样,在现代民主法治慈祥的目光里,没有谁该是遗弃的,那些犯了罪错的公务员一样需要关注。

怎么办?

法经济学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可供选择的进路:在公务员的工资里抽取一定比例的资金预存下来,形成行业执业风险基金,以便为日后可能出现的追偿埋单。

这个思路是现代保险观念在行政执法领域的变种,是可行并有价值的。细想之下,这个风险不仅是公务员群体的集中面对,核心还是全体纳税人共担的,因为工资里提一点的意思还是国家财政上预留一部分,最终结合公务员个体状况集中付出。这个举措不但丰富了国家赔偿的制度建设,也为公务员队伍的稳定作出了贡献,值得认真对待。

一句话,当前我国国家赔偿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关于国家赔偿的需要和当前制度不能满足人民群众需要之间的矛盾。

一方面我们说国家赔偿的范围过窄,标准低,但另一方面,法院里有大量的国家赔偿款发不出去,都长毛了!

哎,无论怎么说,由张居正的礼物被追拿,到现代公务员的执业风险共担;由天子无错下的权力无边到主权在民下的责任有份,国家赔偿制度与国家观念、政治表情息息相关,这种变迁不仅是法治的进步、政治的进步,也是人类社会摆脱野蛮走向文明的标志之一,因为,国家的目只有一个:一切为,并且只为美好的个人而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1868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